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志三说:《岳阳楼记》成于花洲书院卧龙书院出了个“卧龙生”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11-25

  书院,是中国古代的高等民办教育机构,介于官学和私学之间,集藏书与治学于一体。

  历史上著名的四大书院: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、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、河南商丘的应天书院、河南登封的嵩阳书院。

  南阳城区自宋至清共有八大书院:诸葛书院、豫山书院、志学书院、养正书院、南阳书院、紫山书院、宛南书院、崇正书院。其中,以宛南书院为最大,从元至今近700年,南阳名士多出于此。

  1993年在北京召开南中校友会,在京校友报到者123人,估计总数在300人以上。据史料记载,从光绪元年到光绪29年,南阳共出进士6人,举人34人,大部分是从宛南书院走出去的。1955年到1999年选聘的两院院士中,河南省籍院士53名,南阳占13名,为全省之冠。在这13人中,从南中走出的院士是:语言学家丁声树、建筑学家杨廷宝、选矿专家余永富、水利发电工程专家张勇传、地质学家张国伟。

  在南阳城区以外,邓州有花洲书院,新野有白水书院,唐河有崇实书院,内乡有菊潭书院,淅川有崇文书院,镇平有清阳书院……

  公元1045年,北宋著名政治家、军事家、文学家、教育家、思想家范仲淹任邓州知州期间,为学风不兴而忧心忡忡,感到百花洲一带环境幽静,景色宜人,是理想的治学场所,于是在百忙中谋划,创办“花洲书院”。

  范仲淹当年在应天书院执教时,就曾“勤劳恭谨,以身先之”。据《范文正公集·言行拾遗事录》记载,范仲淹“出题使诸生作赋,必先自为之,欲知其难易及所当用意,亦使学者准以为法”。

  给学生出试题作文,自己先做一篇,这样的老师能不受学生欢迎吗?范仲淹由此声名远播,“四方从学者辐辏”。

  在邓州任职期间,他公余到花洲书院讲学,一时邓州文运大振。范仲淹的儿子、官至观文殿大学士的范纯仁,以及官至崇文院校书的张载,曾任邓州知州的韩维,均“从师范仲淹学于花洲书院”。

  庆历六年(1046年)的九月十五,范仲淹端坐于花洲书院的春风堂,凭着手上仅有的《洞庭秋晚图》,挥笔写下《岳阳楼记》。

  文生于院,院因文名。花洲书院也因范仲淹千古名篇《岳阳楼记》,从此成为天下文人雅士凭吊景仰的一处文化圣地。

  南阳卧龙岗武侯祠内,有一卧龙书院,又称“诸葛书院”、“孔明书院”,坐落于三国时期蜀汉丞相诸葛亮躬耕地孔庙后院内,建于1309年春,据史书记载系当时全国兴建的四所书院之一。

  卧龙书院,为纪念诸葛亮躬耕南阳而建,旨在弘扬其“淡泊宁静”、“不求闻达”、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的精神。从元至清,几经兴衰 ,卧龙书院在古代南阳的文化教育事业发展、人才培养上,功不可没。

  鲜为人知的是,著名武侠小说家卧龙生(南阳镇平县人,原名牛鹤亭,台湾武侠“四大天王”及“三剑客”之一,与古龙、金庸齐名),少年时就读于卧龙书院,后投身文学;1957年,他以祖居南阳卧龙岗取笔名“卧龙生”。

  他自幼喜读武侠小说,颇有才思。1955年由军中退役,闲来无事,在友人怂恿下开始写武侠小说。1958年发表第一部武侠小说,1959年《飞燕惊龙》出世,奠定了他在台湾的“武侠泰斗”地位。

  他的作品,早期取法于旧武侠“北派五大家”,以“通俗趣味”大受欢迎;1965年以后,改走“半传统半新潮”路线,其代表作有《飞燕惊龙》、《玉钗盟》、《无名萧》、《金剑雕翎》、《岳小钗》等。

  1997年3月23日,卧龙生因心脏病手术失败,在台北与世长辞,终年67岁。

  建于明嘉靖年间、至今已有近500年历史的白水书院,是明代新野县最高学府。这里原为一座尼僧寺,明嘉靖辛卯年(1531),河南岳伯刘璋巡行至此,令改建为书院,并以光武帝刘秀号白水真人的前两字命名。

  中堂四楹为光武礼殿,奉祀刘秀及邓禹、冯冀诸神像;殿后四楹为会讲堂;东西两翼建房22问,其右14间为弟子肆业所。院内竖有8米高旗杆,上挂“白水书院”锦旗。周绕围墙,内植花木,清雅静幽。

  白水书院之名后几经更新。清光绪三十一年(公元1905年),知县叶承祖改书院为高等小学;光绪三十三年(1907年),知县陶烔明改建为中学堂;民国二年(公元1913年),改为北关初等学校;1980年全部拆毁,建为城关镇北关学校。

  现在书院旧有建筑无存,只留下一棵百年青树和大门外的清代石狮一对,见证了书院昔日的辉煌。

  2002年,新野县发现两部稀世古书,其中一部就是《四库全书》已注佚的明代著名文学家马之骏《妙远堂集》雕刻本。

  《妙远堂集》的作者马之骏(公元1578-1617年),新野县沙堰镇马坟村人,曾和其父马化龙、其兄马之骐在明代万历年间先后考中进士,有“一门三进士”的佳话。

  马化龙首任山西省长治县知县,马之骐为皇帝讲解经传史鉴,马之骏历任户部主事、郎中。

  这里不仅走出了张嘉谋、董作宾、彭禹廷等近代风云人物,更走出了共和国的领导者、将军、两院院士以及各行各业的精英。

  让南阳人蒙羞的是,公元2013年7月,宛南书院竟遭到强拆,引发网友热议。

  “这座省级保护文物被强拆发生在7月13日下午,位于南阳市进贤街的实验中学院内。事发时,南阳市文物局古代建筑保护研究所工作人员陈彬等3名工作人员赶到现场,发现宛南书院9间东讲堂已被拆除5间,还存留4间。他们随即下达停工通知,该校赵姓副校长也答应停工,但等文物局工作人员走后不到半天,另外4间古建筑还是被夷为平地。”

  所幸,经河南文物部门展开调查,被赋予“文曲星座”美名的书院被拆两天后,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,原汁原味地恢复宛南书院东讲堂这一历史遗存。

  古代南阳书院的物质文化生态、制度文化生态及精神文化生态,构成了南阳书院文化特有的品质。“强拆”之类的闹剧决不能再发生!

  未来,需要从依托学校保护、开设传统文化讲堂、建成地方文教博物馆、建设书院特色旅游等方面,科学合理地进行保护开发,发挥南阳文化特色优势,助推文化强市建设。

  古代书院的“一把手”不叫“院长”称“山长”,司马光、范仲淹、朱熹等名儒大师,都曾做过“山长”。

  司马光小时候聪明好学,常担心记忆力和学问不如别人。当伙伴们读一会儿书就跑出去玩时,司马光总要把自己关在书房里,直到把文章背熟了才放下书本。

  长大以后,司马光仍然坚持着这种勤恳用功的做法。他曾经用圆木做了一个枕头,并把这个枕头取名“警枕”。因为枕头是圆的,一翻身枕头就会滚落到地下,“砰”的一声,自然会使人醒来。因此,司马光每次在半夜里睡觉时,枕头一滚下来,便立刻起床,点燃蜡烛读书。

  范仲淹连岁苦读,常凌晨舞一通剑,夜半和衣而眠。别人看花赏月,他只在六经中寻乐;偶然兴起,也吟诗抒怀: “白云无颡帝乡遥,汉苑谁人奏洞萧?多难未应歌风鸟,薄才犹可赋鹪鹩,瓢思颜于心还乐,琴遇懂君恨即销,但使斯文天未丧,涧松何必怨山苗。” 很快,范仲淹对儒家经典已堪称大通,吟诗作文,也慨然以天下为己任。

  朱熹则在《训学斋规》中说:“余尝谓:读书有三到,谓心到、眼到、口到;心不在此,则眼不看仔细,心眼既不专一,却只漫浪诵读,决不能记,记亦不能久也;三到之中,心到最急,心既到矣,眼口岂不到乎?”(黄志三)